胭脂結

来源:365muxy.com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10 12:19:30   浏览次数:561
人物表  胭脂——江南姚傢大宅門千金小姐疏屏的貼身丫頭。善良、溫婉、漂亮、柔弱。  江冷——日本留學回到,借居在姨母姚傢。報國無路,寄人籬下,心情矛盾,性格又雜。  疏屏——姚傢小姐。侍寵嬌蠻,追求1切新思潮,立志做新女性。  振邦——姚傢少爺。紈絝子弟,橫行霸道,喜歡仗勢欺人。  姨母——兩耳不聽窗外事,對子女不加管教。  姨夫——晚清遺老。鄙視1切維新事物。                 序  江南2月春到早  黃鸝鳴翠落枝頭  揉碎桃花紅滿地  胭脂扣鎖女兒愁                (1)  江南的2月,臘梅還沒有褪絕殘紅,零星的迎春花已經點染瞭春水兩岸。  小橋,流水,人傢的和美景象卻好像並沒有打動1個站在石橋上的身穿日式學生裝的清瘦的年輕人。他的眼眸裡隱蔽著淡淡的哀愁和些許的無奈。  從日本留學歸到,他覺得學的越多,明白的越多,越感來自己的微小。望著跟窗1個個發奮報國,躊躇滿志的樣子,他卻退縮瞭。他挑選瞭隱居在江南姨母傢,他要好好想想,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?  小鎮深處。古舊的大宅門。  仆人:是……表少爺吧?老太太全念叨1上午瞭,快,快請入!  江冷:我的行李……  仆人:我到我到,表少爺,快入往吧。  江冷跨入大門,走入2道跨院。望來正屋的匾額上題寫著「退思堂」。  姨母:冷兒啊?可歸到瞭,快讓姨媽好好望望,想死我瞭!  江冷:是,姨媽身體安好?姨夫……  姨母:你姨夫?哦,他復往那個什麼「捭闔會」尋1些老傢夥談詩論畫往瞭。  我們不用管他。哎呀,冷兒,你瘦瞭,也高瞭,哎,要是我那可憐的老姐姐還在……  江冷:(聞講姨夫不在,暗自松瞭口氣)姨媽,我們不提過往的事瞭,惹您難過瞭。  姨母:是,不講過往瞭。誒,屏兒呢?  1個清脆的女聲在畫屏後響起。  疏屏:呵呵,娘,我早到瞭,你1望見冷表哥,就不理睬女兒瞭!  姨母:這孩子,還躲貓貓呢,復不是小時候瞭,還不快過到見過你表哥。  1個身穿日本洋佈做的和體的旗袍的女子從畫屏後閃身出到。  江冷眼前1亮,真是1個花枝招鋪的少女,她的浮現,1下子沖淡瞭凝重的氣氛和「退思堂」裡的死氣沉沉的滋味。她閃著明媚的大眼睛,大慷慨方的毫不掩飾的迎接江冷的目光。  疏屏:表哥,你怎麼變成書呆子瞭?  江冷:(尷尬的)哦,我……我有點認不出你,屏表妹,你,長大瞭。  疏屏:是不是女大十8變,越變越好望瞭?  江冷:是,好望……  姨母:這孩子,講話沒輕沒重的。  疏屏:(撒嬌的)娘,表哥講我好望呢!  姨母:沒羞!對瞭,你哥哥呢?到遙客瞭,還不趕緊出到?  疏屏:我讓胭脂往尋他瞭。  姨母:(暗暗皺眉,壓低聲音)我不是告訴你瞭,別讓胭脂遇到你哥哥。  他……  疏屏:娘,我明白,我會護著胭脂的,不讓哥哥亂到。  江冷默默的望著他們母女。胭脂?胭脂是誰?  疏屏:誒,胭脂到瞭!胭脂,我哥呢?  隨著疏屏1指,江冷不由歸頭向門口看往,這1看,他的目光凝聚瞭。  這是1個清秀的江南女孩子,皮膚象凝脂1樣白皙,頭發象烏炭1樣漆黑,眼睛象秋水1樣清亮,嘴唇象櫻桃1樣紅潤。她穿著普遍的細白佈做的衣褲,衣腳上繡著幾朵水紅的桃花,她就那樣盈盈的垂手站在門口。講話啊,江冷暗想,讓我聞聞你的聲音是不是象黃鶯1樣婉轉?  胭脂:太太,少爺不在,聞講是……  姨母:不要講瞭,我是管不瞭他瞭。  疏屏:娘,你望表哥還站著呢!  姨母:哦,瞧我,冷兒,你1定累瞭。胭脂,你帶表少爺往後花園他的房間吧。  胭脂:是,夫人。  疏屏:娘,我也往!  姨母:你幹什麼往?到,娘還有話和你講。  江冷:姨媽,那我先往收拾行李,晚上過到陪您講話。  疏屏深深的看著江冷,不動。  姨母:走啊,屏兒。  疏屏:表哥,那我1會,尋你玩往!  兩人向廂房走往。  胭脂:表少爺,您同我到吧。  江冷:(明曉故問)你啼胭脂?  胭脂:是,表少爺。  江冷:多大瞭?到多久瞭?你們傢小姐對你好嗎?  胭脂:這……表少爺,時候不早,我伺候您歇息1會吧。  胭脂低頭向後花園走往。江冷隻好同上。望著胭脂裊娜的背影,他想,胭脂胭脂,也許,你才是我留下到的理由?                (2)  在姨母傢已經住瞭幾日。姨夫還是1百個望不上江冷,望不上他的洋裝,望不上他的做派,尤其對江冷學來的維新的思想更是厭惡之極。雖然姨母對他還是那樣慈愛和氣,但江冷天天除瞭出往小鎮上走走,寧願呆在自己的房中,他隻企盼,胭脂的身影能在窗前閃現。  疏屏:(躡手躡腳走來江冷身後)表哥!  江冷:哎呀,壞丫頭,嚇我1蹦!  疏屏:哈哈,表哥,你膽子真小!今天給我說什麼故事?  江冷:哪裡還有什麼故事,全被你掏光瞭。  疏屏:哼,那索性,你帶我來日本往,我要自己往望望。  江冷:好大膽子,姨夫姨媽肯放你?  疏屏:我偷奔啊江冷:那不成瞭……(覺出不妥,忙收住)  疏屏:(不依不饒)成瞭什麼瞭?你講啊!  江冷:……  疏屏:成瞭私跑是不是?表哥,我要是同你私跑,你要不要我?  1朵紅雲飛上疏屏的臉龐。她早已對表哥芳心暗許,幾番試探,隻指望表哥也能願和她共系紅繩。  江冷:(轉搬話題)你哥哥振邦呢?  疏屏:別提他瞭,他要是有你1半,我娘也不用那麼操心瞭,要不是我爹和地方的鄉紳要好,他惹的那些禍事……  胭脂畫外音:小姐,老爺歸到瞭,啼過往用飯。  江冷:(聞來胭脂的聲音,不由站瞭起到)胭脂!  疏屏警惕的望瞭江冷1眼。  江冷:哦,是胭脂吧,麻煩你轉告姨夫,我有點頭疼,今天不過往瞭。  疏屏:表哥?  江冷:(苦笑)反正姨夫望瞭我胃口不好,不往也罷。  疏屏:那……  江冷:你快往吧。  疏屏:你的飯?  江冷:哦,啼胭脂幫我端碗米線到好瞭。  疏屏:好。  疏屏離往。片刻。  胭脂:(端著紅漆的托盤)表少爺,您的米線。  江冷:(興奮的)胭脂。到,坐1會。  胭脂:這……  江冷:沒合系的。其實……我們是1樣的。  胭脂:(感激的看著江冷)我是丫頭,您是少爺。  江冷:什麼少爺!我才不耐煩當這個少爺,要不是因為你,我早離開這瞭!  胭脂:因為我?  江冷:(表情的)是,因為你,你不明白嗎?我的心……  江冷沖動的拉住胭脂的手。這雙小手是那麼的柔軟,真想把它含在嘴裡……  胭脂受驚的抽出手,退來窗前。  胭脂:表少爺,您……  江冷:讓我講,胭脂,我首先眼望見你,就愛上你瞭。愛,你懂嗎?我的心裡都全是你!  胭脂羞紅瞭臉,象窗外的桃花。  江冷:(觀賞的)人面桃花相映紅……  胭脂:(輕嘆)哎,人面不曉何處往,桃花依然笑春風。  江冷:(驚喜的)胭脂,你也會……  胭脂:(傷感的)要不是傢景沒落,我也不會20塊銀圓賣來這裡,我原先啼灩芷,來這裡,老爺講,1個丫頭,啼胭脂好瞭。胭脂水粉,全是不喜歡就可以丟掉的不值什麼的東西……  江冷:對不起,胭脂,原先,你也是……跟是天邊淪陷人!怪不得姨媽那麼疼你。護著你。  胭脂:(輕輕搖頭)太太心好。可是……  江冷:你講振邦?他老是騷擾你是不是?你放心,我不會讓他損害你!我要掩護你!我要帶你走……隻要……你也情願……你情願嗎?  胭脂:(低下頭不講話)  江冷:你不情願嗎?你不喜歡我是不是?  胭脂:不是不是!  江冷:你喜歡我?你喜歡我是嗎?胭脂?  胭脂:表少爺……  江冷:不要啼我少爺!啼我冷!胭脂!我愛你!  胭脂:(抬起頭,看著這個能給自己帶到安都和幸福的男人,卻復感來隱隱的不安)我……我該走瞭……                (3)  花園。疏屏滿臉通紅,雙手狠狠的揉著1把桃花花瓣。她偷聞瞭剛剛江冷和胭脂的對話。  疏屏:(獨白)為什麼?為什麼?我哪點比不上胭脂?她不過是1個讀過點書的丫頭!我是身份高貴的小姐,我是思想解放的新女性!為什麼啊?  江冷!表哥!你辜負我的1片真心!  胭脂!我平時待你情如姐妹!可是你,你要奪走我心愛的人!你這忘恩負義的賤丫頭!平時要不是我護著你,我哥哥……哦,哥哥……  疏屏被愛情沖昏瞭頭腦,極度的嫉妒和仇恨洋溢瞭她的心扉。  疏屏:(發狠的)我就不信,江冷,她能永遙是你清純的女神!我要你望她毀滅!我望那時侯,你是要她還是要我!  1陣風吹過,片片桃花飄落。                (4)  疏屏的房間。她滿腹心事的坐在妝臺前,用1把象牙梳徐徐的梳理自己的頭發,1遍復1遍。  江冷興奮的奔入到。  江冷:屏表妹,你在。  疏屏:(眼裡閃出1絲暖切的等待,隨即復寒瞭下到)是,表哥。有什麼事情?  江冷:我,我想問,胭脂,在不在。  疏屏:哦,你尋胭脂啊,我剛打發她出往。你尋她有什麼事?  江冷:(不好意思的)我,我也沒什麼事情。  疏屏:(寒笑)呵呵,望到,要不是胭脂,你還不到我這呢。  江冷:(鼓足勇氣)屏表妹,我們從小就在1處玩樂,我也不瞞你,這件事情,還靠你幫忙!  疏屏:(寒寒的站起到)什麼事情,我能幫上忙?  江冷:我,我想要……  疏屏:(打斷)你想同我要什麼東西嗎?好啊,表哥,小時侯1起玩的時候,我要什麼你全給我,現在,你講要什麼吧?  江冷:我要……  疏屏:(不聞)你要什麼東西我全給你,甚至,你要我,我也給你!  疏屏轉身直視江冷,目光如劍,江冷楞住瞭。  江冷:屏表妹,你……  疏屏:(咄咄逼人)你要嗎?你要嗎?  疏屏忽然從幔帳遮蔽的枕頭下拿出1段紅綢。  疏屏:你望,你情願用這紅綢到栓住我嗎?  江冷:可是,表妹……  疏屏:為瞭你,我可以不要父母,不要這個傢,不要當什麼小姐,我可以讓你用繩子栓住我,我情願今生今世作你的丫頭侍侯你!你講,你要不要我?  看著疏屏的歇斯底裡,江冷愕然瞭,他怎麼也想不來疏屏會講出這樣1番話。1股冷意從心底泛起。  江冷:(絕量用柔和的聲音)表妹,你鎮靜點,聞我講,你是1個好姑娘,真的,可我向來把你當成我的陰道,我從沒有想過……  疏屏:(無望的坐在床上,鎮靜下到,象1尊石像)好。那你講,你想同我要什麼?  江冷:我,我想求你同姨母講,把胭脂給我,讓她同我走吧。  疏屏:(露出無望猙獰的笑)胭脂?為什麼是胭脂?  江冷:真的,我首先眼就愛上瞭她。  疏屏:呵呵,好啊,這就啼1見鐘情吧?  江冷:(感覺疏屏情緒的反常)好瞭,告訴我,胭脂呢?  疏屏:(1字1句的)我讓她來我哥哥振邦的房間送1套書。  江冷感來渾身上下被潑瞭1盆寒水。                (5)  振邦房間。  1個彪悍的男人赤著上身倒在凌亂的床上,他眼睛盯著房門,宛然在期待馬上上鉤的獵物。復象1個詭計者在等待圈套的成功。  房門被輕輕的扣響。  振邦:(1躍而起,隨即復鎮靜下到,陰險的1笑)誰啊?入到!  胭脂:(怯怯的站在門口)少爺,小姐讓我……  振邦:(不耐煩的)你不明白入到和主人講話,穿堂風很大的,你想凍死我啊?  胭脂無奈的走來桌前。轉身發覺,振邦已經站在門口並且把門合上。  胭脂:(心驚肉蹦)少爺,書,給您放在這裡瞭。我要歸往瞭……  振邦:(奸笑)歸往?你這就歸往?我讓你歸往瞭嗎?  胭脂:少爺,您還有什麼吩咐?  振邦:(1步步逼近)我的吩咐,你全遵從嗎?  胭脂:(被逼的1步步退向床邊)少爺……  振邦:(驟然1把抓住胭脂的手)那我就要吩咐瞭……  胭脂:不要,不要,少爺,我要,喊瞭……  振邦:哈哈哈哈,喊吧,老頭子老太太全在杭州城呢。哦,你要喊你的小姐嗎?你以為她還會護著你?哈哈哈胭脂:(預感來驚險,渾身顫抖)少爺,不成,您,放瞭我吧!  振邦:(驟然變瞭臉)臭丫頭!還敢講不,你以為你是誰?  胭脂:(拼命掙紮)不!不!不!  振邦變成瞭1頭野獸,他1個重重的耳光打在胭脂的臉上。胭脂摔倒在地上,淚水漣漣的抬起頭。  振邦:臭丫頭,讓你藏瞭這麼長時間,今天終於落來少爺的手上瞭,恩?告訴你,這是本少爺望得起你!  胭脂:(搖頭)不,你不能!  振邦:我不能?哈哈,玩1個賤丫頭,我不能?我讓你望望少爺能不能!  胭脂爬起到向門口奔往。被振邦1把抓住頭發狠狠的揪瞭歸到。  振邦:想奔?哈哈,你奔的出我的手心嗎?  振邦1把把胭脂摔來,1腳踏上往,從床下拽出1條麻繩。  振邦:臭丫頭!讓你奔!  胭脂:不要!不要!放開我!放開我!  振邦不顧胭脂的苦苦請求,把她的雙手反剪來背後用麻繩緊緊的纏瞭兩繞,打瞭個繩結。然後繞過胭脂的胸前,胭脂的雙峰被勒的高高挺起。振邦的眼裡閃出淫褻的光。  振邦:這還不夠,寶貝,我們到捆個結結實實吧,要不然,你復象小鳥1樣飛瞭,恩。哦,不要啼,你啼的我心慌意亂,啼的我全忍不住瞭……  振邦把早預備好的1團白佈使勁塞來胭脂的嘴裡,胭脂拼命扭頭,卻沒能逃避開。她被白佈堵住瞭嘴,眼淚情不自禁的流瞭出到。這當,振邦已經復把麻繩從胭脂的雙峰下繞瞭歸到,在身後打瞭個結實的結。胭脂已經無法擺脫瞭。  振邦:天啊,我忘瞭1件重要的事情,你還穿著衣服呢,臭丫頭!  胭脂害怕的看著振邦,使勁搖頭。振邦獰笑著把手伸向胭脂的胸前,1把撕開瞭薄薄的外衣,胭脂水紅色的抹胸露瞭出到。振邦把胭脂揪起到,按在1把高背椅子上,把胭脂兩腿分開,綁在椅子腿上。退後兩步,瞇起眼睛,觀賞自己的作品。  胭脂:(被緊緊捆在椅子上,隻能用請求的目光看著振邦)嗚……  振邦:好瞭,讓我1點1點的到享用你吧。  振邦抽出1條精致的馬鞭,站在離胭脂不遙的地方。驟然1鞭抽下往,胭脂的胸衣被抽破,露出白皙的肌膚,接著1鞭下往,胭脂大腿的褲子被抽開長長的口子。胭脂害怕極瞭,不明白下1鞭子會抽來什麼地方,眼望自己的肌膚1寸寸的暴露在1個男人貪欲的目光下,她幾乎要無望瞭。  振邦:(被這情景刺激的興奮起到,1步跨來胭脂身前,1把扯開瞭胭脂胸前僅剩的幾縷佈絲,麻繩直接勒入瞭胭脂的肉裡)好美麗的奶子!我要到享受享受!  胭脂:嗚!!  正當振邦的雙手伸向胭脂的胸前,房門被1下子撞開,江冷滿臉通紅的闖入到。  江冷:住手!  胭脂:(慚愧復感激的看著江冷,想來自己的肌膚還暴露在外,復低下頭)  振邦:(若無其事的扔下馬鞭,踱來床邊坐下,點燃1隻香煙)掃興!  江冷顫抖著解開胭脂的繩子,他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胭脂的胸脯,胭脂慚愧的用雙手掩在胸前。江冷把胭脂攬在懷中,她象1隻剛從豺狼嘴逃脫的受驚的羔羊,顫抖著依偎在江冷的懷中。江冷的手指遇到胭脂身上被麻繩勒出的痕跡,他的心1陣狂蹦。他帶著胭脂走出房門,歸頭憤慨的瞪瞭振邦1眼。  振邦:表弟,有空過到坐啊。  江冷攬著胭脂走出房間。  振邦:呸,臭丫頭,今天廉價瞭你,你等著,下次你再落來我手上,我讓你生不如死!江冷,我要讓你親眼望著,我是怎麼玩這賤貨的!走著瞧!                (6)  血紅的殘陽落進叢林,幾隻冷鴉無聲的劃過天穹,帶著零星的樹葉輕輕飄下。  江冷1個人站在寒風裡,他血脈噴張,腦海裡是胭脂被捆在椅子上,亂雲飛渡,花容失色,衣衫襤褸的樣子。這樣子既楚楚可憐,復讓人1陣沖動,既想沖上往掩護這柔弱的水1樣的女子,復想把她攥在手中,狠狠的揉弄……這畫面揮之不往,令江冷痛苦萬分!  江冷:(向天穹狂喊)胭脂!你是我的!是我的!我要……你!                (7)  花園1角。胭脂瘦弱的背影,她坐在紫藤架下,埋頭編著什麼。  江冷默默的審視著她,輕輕走過往,象捕獲1隻蝴蝶1樣1下子捉住瞭胭脂的雙肩。胭脂受驚的快速的歸過頭,發覺是江冷,才沉下心到。  胭脂:表少爺……  江冷:胭脂,你為什麼總藏著我?  胭脂:還用問嗎?  江冷:不要,你不要這樣,你什麼也沒有做錯。  胭脂:可是……我……我已經……  江冷:(不假思索)他不是還沒有……  胭脂:(驚覺)要是他已經……  江冷:不,不,他沒有……沒有……即使有,我也不會……  胭脂:(低下頭)不會什麼,表少爺!  江冷:(粗魯的)我告訴過你瞭,不要啼我表少爺!啼我冷!冷!  胭脂:你還沒講,你不會什麼?  江冷:我不會望不起你,嫌棄你的!  胭脂:真的嗎?  江冷:胭脂,我是新思想的青年!不是封建社會的闊少爺!你還不知道?  胭脂:(低低的)我知道,知道,表……啊,冷。  江冷:(快樂的)是。胭脂,你剛剛在做什麼?  胭脂:哦,我在編1個小玩意,1個繩結。  江冷:繩結?幹什麼用的?  胭脂:就是女孩子的小玩意,用1同紅繩,擦1點點桐油,1點點的編,編成1個跟心結……  江冷:跟心結?  胭脂:是,跟心結,編的巧的,就是1個死結,永遙也解不開瞭,除非……  江冷:(好奇)永遙也解不開,沒有解法?  胭脂:這是女孩子編給她心上人的,我娘在世時講,這個結惟獨那個男人能解開,不過,那時侯,就是他們的愛完結的時候,繩結解開瞭,愛就結束瞭……  江冷:(動情的)胭脂,把它送給我,我會1生1世帶著它!  胭脂:還沒編好,很難的。  江冷:真好望,我望就啼胭脂結吧?1定要給我,隻能給我!  胭脂:(深情的看著江冷)我答應你,冷!                (8)  山間小路。稍微偏西的太陽,把光線柔柔的撒在花草樹木的身上,也撒在兩個年輕人的身上。疏屏和江冷1跟走在小路上,不即不離。  江冷:屏表妹,你約我出到,卻復不理我,你是生我的氣嗎?  疏屏:我是怕你氣憤,表哥,那天的事情,我真的沒有想來,我不明白哥哥真的會……  江冷:不要提那天的事情瞭。  疏屏:你明白,我待胭脂向來親如姐妹,她身世很苦。  江冷:是,屏表妹,我明白你的心是善良的。  疏屏:(嘴角露出1絲不易察覺的笑)為瞭讓胭脂逃出哥哥的魔掌,我想等過幾天父母從杭州歸到,我就同他們講……  江冷:(等待的)講什麼?  疏屏:(咬著牙)讓你把胭脂帶走,走的越遙越好!  江冷:(快樂的)屏表妹,你,你真好!  疏屏:(驟然露出絢爛的笑臉)哈哈哈哈,真的嗎?我很好嗎?  江冷:屏表妹……我明白,你對我……  疏屏:我對你沒有什麼,表哥,你不要再瞎想瞭。我隻是想明白……  江冷:明白什麼,你講!  疏屏:我想明白,要是那天哥哥真的對胭脂做瞭什麼,你真的不在乎,你真的還會帶胭脂走嗎?別講你留洋歸到思想解放,我要聞你的真心話!  江冷:我……我也不明白,我不能想象……  江冷1下子復險進瞭那天的情景的蠻纏之中,他的臉開始變紅,喚吸急促瞭起到,他宛然復望來瞭胭脂被捆綁在椅子上……  疏屏小心的觀察他,嘴角掛著1絲寒笑。  疏屏:(驟然用手1指)表哥,你望,好美麗的桃花林啊!你帶我往,我要采桃花!  江冷:(歸過神到)呵呵,你還是象小時侯,就喜歡花!  疏屏:是啊,我喜歡把所有好望的花全采歸傢!  江冷:……  疏屏:(象小孩子似的撒嬌的拉起江冷的手)走啊,表哥,帶我往采花!走啊!  兩人手拉手,歡笑著向桃花林奔往。  江冷無論如何想象不來,馬上呈現在他面前的是什麼情景……                (9)  桃花林。  這是1片山桃林,因為沒人治理,瘋長成1片。1來春天,象落瞭1片彩霞。不過那時候,沒有多少人有心情到賞花踏青。  胭脂穿著1身淡淡鵝黃的短衫,挎著1隻精致的花籃,穿梭在花間。陽光透過花蔭,斑斑駁駁的撒在她身上,加上甜膩的花香,胭脂有些暈眩。她定瞭定神,認真的開始挑揀含苞待放的花枝。是疏屏小姐交代她到摘花的,小姐特殊講,要那些沒有真正開放的花蕾,這樣歸往才幹多插幾天。可是這時候,花全開的差不多瞭,花苞很少覓見,胭脂不敢疏忽,1樹1樹的尋下往,不由走入瞭桃林深處。  宛然有輕微的腳步聲,這時候會有別人嗎?胭脂不由歸頭張看,她驚呆瞭,振邦竟從桃樹後面閃瞭出到。  胭脂:……少爺?  振邦:哦,胭脂啊,你好興致啊,是到陪少爺我賞花的嗎?  胭脂:不,是小姐讓我到的,我該歸往瞭……  振邦:歸往?你歸不往瞭。  胭脂1驚,轉頭要奔,發覺身後已經有兩個大漢攔住瞭往路。  胭脂:少爺,你要幹什麼?  振邦:幹什麼?你還不明白嗎?少爺最喜歡花瞭,不過,不是望花不是養花,而是辣手摧花,哈哈哈哈……  振邦的狂笑在桃林歸蕩,胭脂慌不擇路想要逃奔,早被兩個打手捉住瞭雙臂,花籃掉在地上,桃花散落1片。  胭脂:少爺,你!你還不肯放過我嗎?  振邦:放過你?那不是廉價瞭江冷那個窮酸小子?嘴邊的嫩肉我能讓給別人嗎?笑話!  胭脂:少爺,我求你瞭,求你瞭!  振邦:本少爺是講兩句好話就能抬手的嗎?你要是乖,就老誠實實的聞我的話,還能少受點罪,要不然……  振邦1個眼色,兩個大漢猛的把胭脂按在1棵粗大的桃樹上,用麻繩幾下就把胭脂捆綁在樹上。3個男人淫笑著圍著胭脂指指點點。  打手甲:真是好貨色,少爺!  振邦:廢話,我望上的能是破爛?  打手乙:少爺,您真會挑地方,這地方她喊破瞭喉嚨也沒人到管!  振邦:(若有所思)你這來提醒瞭我,別廢話瞭,少爺得趕快動手!  胭脂害怕的看著逼近的振邦。她明白,這歸在劫難逃瞭。這時候,她無論如何想不知道,振邦為什麼會在這裡捉住她,她惟獨在心裡呼喊:江冷!你快到啊,到救你苦命的胭脂啊!老天,你開開眼啊!  1聲錦帛撕裂的聲音,胭脂無望的閉上眼睛!她已經無力請求瞭。  打手甲:呵,嫩的掐出水瞭!  打手乙:大哥,你是不是也……呵呵……  振邦:(1把揪住胭脂的頭發)睜眼!望著我!我要你望著我!  胭脂:(緊閉雙眼,1聲不吭)……  振邦:不求我瞭?臭丫頭!望你硬來什麼時候!  振邦惱羞成怒的打瞭胭脂1個耳光。胭脂仍舊咬牙不出聲。唇邊掛下1道鮮紅的血絲。  振邦:把這個臭丫頭扒光瞭,吊起到!  兩個打手應聲而上,不論胭脂怎麼掙紮,剝往瞭她的衣服,麻利的把胭脂的雙手雙腳捆在1起,高高吊在桃樹上。在桃花的映襯下,胭脂那白皙的胴體分外的漂亮、新奇。  振邦:臭丫頭,你要是求求少爺,我就把你放下到,咱們好好的快活快活,你要是還不吭聲裝啞巴……少爺有法讓你開口!你別懊悔!  胭脂的黑發灑落下到,她多指望這長長的黑發能為她遮掩這收藏瞭十8年的處女的幹凈身體,別讓這些禽獸弄臟瞭她!  胭脂的無聲惹腦瞭振邦。  振邦:(咬牙切齒)給我抽!  兩個大漢掄起皮鞭,1陣風響,1聲喚嘯,胭脂的身上就留下1道鮮紅的血痕!1陣狂鞭,胭脂疼的都身顫抖,吊在樹上的身體左搖右擺,她感覺自己要死瞭。  胭脂:(掙紮的呻吟著)……冷……,救我……  打手甲:少爺,不禁打,暈瞭。  振邦:來死還想著那個窮酸小子!把她給我放下到!  胭脂被從樹上放下到,扔在地上,她倒在滿地的桃花瓣上,被撕碎的衣服散落在1邊,她彌漫血痕的身體在桃花的映襯下淒美盡倫,那密不示人的少女隱私首先次暴露在如血的殘陽下……  振邦:(按捺不住)臭丫頭,甭裝死,死瞭也不放過你!  振邦走過往,揪住胭脂的頭發,給瞭胭脂1個耳光,胭脂微微的睜開眼睛。  振邦:哈哈,沒死,那好,就讓少爺給你到個生不如死吧!  兩個打手撲上到,1個扣手,1個掰腿,把胭脂成「大」字形打開!振邦野獸1般撲上到。  振邦:到吧,臭丫頭,讓你傢少爺好好嘗嘗你的味道!  1陣鉆心的痛楚傳到,胭脂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撕裂瞭!1條火蛇咬噬著她,吞沒瞭她。  胭脂:(撕心裂肺的)啊……  振邦: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…  密密的桃林也宛然被這淒慘的情景摸動,1陣風吹到,它們把枝椏交織在1起,想把這裡發生的罪責遮蔽。                (十)  江冷和疏屏在桃花林裡走著。不明白為什麼,疏屏不怎麼講話,好像故意把江冷引向桃林深處。  江冷:(側耳傾聞)屏表妹,你等1下,好象有什麼聲音?  疏屏:你聞來瞭?我是講,你聞來什麼瞭?  江冷:就在那邊,1陣風傳到的,是哭聲嗎?  疏屏:(鎮靜的)我們往望望。  疏屏第一向桃林深處走往,腳步堅定。江冷猶疑的同在後面。轉過1片桃樹,疏屏穩穩的站住瞭。江冷從她身後看過往,有3個男人……  疏屏:是哥哥啊,你們在幹什麼?  江冷這才發覺,從地上提著褲子站起到的竟是振邦。另外兩個男人也象他1樣慌慌的站起到,他們退來1邊,倒在他們腳下的……竟是胭脂!  江冷:……胭脂!  江冷想要奔過往,卻不明白為什麼雙腳象被釘在瞭地上。1動不能動。  疏屏:哎呀,這不是胭脂嗎,你們怎麼在這裡……做這樣的事?!  振邦:呵呵,是這丫頭講要尋我嘛,誰明白她想和我……呵呵,我就成都瞭她!  疏屏:(怒道)胭脂,你這個不曉廉恥的丫頭,枉我平時待你如姐妹,你竟幹下這樣無恥的勾當,連我哥哥你也敢勾引!你想做我的嫂子不成?你不明白奴婢勾引主人,謀主傢財該怎麼懲處?  振邦:(有意)哦,該怎麼懲處?  疏屏:沉塘!  振邦:哎呀,不要啊,她還是個不懂事的孩子,隻不過憧憬男女之事罷瞭,好妹子,你不要同爹娘講。  疏屏:不成!  振邦:死罪我望還是免瞭吧,「弄花閣」的老鴇同我老相識瞭,不如把胭脂送來那裡……  疏屏:望哥哥的面子,我再想想。(轉身)你們兩個也同著占瞭廉價瞭吧?  打手:大小姐,您高抬貴手……  疏屏:把這個賤丫頭綁起到,合入柴房,等老爺太太歸到處置!  他們的對話,在江冷耳邊震顫,他1句話也講不出到,隻企盼胭脂能向他解釋這1切,可是胭脂隻是倒在地上,用淒盡的目光看著他,兩行清淚順臉頰流下,她緊咬牙合,1聲不吭,隻是用手臂絕量遮蔽著飽受蹂躪的身體。  江冷:(再也忍耐不瞭)不!!不會的!!!  疏屏:可是表哥,你全親眼望見瞭啊?這個賤丫頭和他們3個……  江冷:不要講瞭!!  江冷轉身發狂的奔出桃林。胭脂看著他的背影,無望的癱倒在地。兩個打手在振邦的示意下,把胭脂的雙手緊縛在身後,挈著她向桃林外走往……  振邦:妹妹,還是你聰慧,想出這招,我望那窮小子受不住瞭。  疏屏:(抑鬱的)是嗎?  振邦:是啊,哪個男人會要1個破瞭身子的臭丫頭!  疏屏:(自問)可是,那他就會要我瞭嗎?  振邦:(不耐煩的)真不明白你怎麼望上他,不管他要不要你,反正我想要的得來瞭,哈哈,真夠累的,妹妹,歸傢吧!  疏屏:你先走,我漸漸的歸往……  振邦:好好,我先歸往瞭,(打個哈欠)啊……  桃林。疏屏寂寞的身影。她也不明白妒忌的力量有如此之大,這光天化日下的罪責竟是她這個千金小姐策劃出到的,她自己全不敢相信,那些毒辣的話語竟從她的嘴裡講出。她把1切回罪在愛情上!是愛情讓她這麼做的!  疏屏:(內心獨白)老天,別怪罪我,我也是1個女人,我也要有愛!江冷,我這1切全是為瞭你!江冷!江冷!你,該舍棄胭脂挑選我瞭吧?  沒有答案。愛情沒有答案。  惟獨落日西沉,倦鳥回林。大地恢又瞭寧靜,惟獨揉碎的片片落紅,隨風起舞,和著1個女子輕輕的,輕輕的低泣……               (十1)  柴房。  胭脂套著1身麻佈粗衣,手和腳分別被麻繩捆著。雖然捆的不是特殊緊,但是胭脂無力也無心擺脫。她知道即使擺脫瞭麻繩的束縛,也擺脫不開命運的羈絆。胭脂就那麼斜靠在柴垛上,凌亂的秀發散亂的披在肩上,寒寒的月光照在她蒼白的臉上,麻衣把身上的傷口磨的生疼,手腳被麻繩捆的發麻。胭脂無言的流著淚,期待著,期待著,她也不明白是在期待什麼……  柴房的門忽然被輕輕的推開瞭。  胭脂:(害怕的)誰?  江冷:別出聲,胭脂,是我。  胭脂:冷……表少爺……  江冷:我到帶你走。  胭脂:不,我不走。  江冷:(急噪的)為什麼?  胭脂:我,我已經不是從前的胭脂瞭,表少爺,你忘瞭我吧,明天,明天什麼樣的懲處我全認瞭,這是我的命。  江冷:不,我不是那種人,我告訴過你瞭,我要救你出往!就現在,守夜的全不明白哪往瞭,我們逃!  胭脂:逃來哪往呢?我,我這個樣子……  江冷:(粗魯的)管它呢,逃的越遙越好!  胭脂:不成啊,表少爺……  江冷:閉嘴!  江冷1彎腰,把胭脂扛在肩上,不明白是故意還是疏忽,他沒有解開胭脂的繩索……               (十2)  疏屏的房間。丫頭梨花匆匆奔入到。  梨花:小姐,他們,胭脂還有表少爺,奔瞭……  疏屏:(1下站起到)真的,他們真的奔瞭,他真的……  梨花:小姐,追不追?  疏屏:(癱坐在床上)追不上瞭……  梨花:小姐,我真不知道,你為什麼把守夜的撤掉,還把後門開著……  疏屏:我隻是想明白,隻是想明白,他會挑選誰?  梨花:小姐?  疏屏:我輸瞭,從1開始我就輸瞭,輸的徹頭徹尾,胭脂!你好狠!哈哈哈哈……  疏屏的狂笑響徹在夜空,她的精神徹底崩潰瞭!梨花嚇的奔出房間。  梨花:小姐!小姐瘋瞭……               (十3)  1路跑波,胭脂挈著羸弱的身軀,尾隨江冷輾轉到來1個生疏的城鎮。江冷的積攢所剩無幾,他們迫不得已在城西邊1條破舊的小巷找瞭1處簡陋的茅屋,這裡遙離人傢,倒落得清凈。開始的幾天,江冷和胭脂1起把小屋打掃幹凈,買瞭極簡樸的生活用品,對外就講是投親不著的小夫妻。胭脂靠每日做些女紅換錢牽強保持著兩人的開銷,江冷卻隻是天天藏在傢中,眉頭緊鎖。胭脂慢慢有些怕他瞭,江冷變瞭。  雨夜。  胭脂:冷,食飯吧。  江冷:復是稀飯咸菜嗎?  胭脂:……是……今天下雨,沒有人出到買我的秀片,等明每天好瞭,我1定……  江冷:(不耐煩的)你望你,我不過問瞭1句,你就有這許多的話!  胭脂:(溫順的低下頭)……  江冷:(把筷子1摔)復到瞭,我最不喜歡望你愁眉苦臉的樣子!你同著我受罪瞭是不是?  胭脂:(趕快陪上笑)不是不是……  江冷:是我救瞭你,胭脂!要不是我,你還在振邦那個魔鬼手裡,你還被捆在柴房裡,對瞭,或許,你還被賣來「弄花閣」往瞭呢!  胭脂:(難過的)你……對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今生今世我是沒法報答你瞭。  江冷:(沖動的)我不要你報答我,我要你!要你!知道嗎?  胭脂:(跪在地上)表少爺,可是,可是我已經不幹凈瞭,我沒法伺候您……  江冷:不!  江冷驟然抓住胭脂瘦弱的雙肩,把她拉起到,按在墻上!  江冷:我要!我現在就要!  江冷1把撕開胭脂的衣服,復粗魯的扯胭脂的褲子。胭脂無聲的掙紮著。江冷惱怒的用撕開的衣服的佈條把胭脂的雙手緊緊的捆住,把她拉來屋子當中的柱子上,用胭脂的褲帶把她牢牢的捆綁在柱子上,然後不由分講的把胭脂身上剩下的衣服扯瞭個精光。江冷象餓狼1樣撲上往,他已經被情欲燒昏瞭頭腦,他用力的無情的揉搓著胭脂,親吻胭脂的嘴、耳朵、脖子、胸脯,他的手也伸來胭脂的大腿中間……胭脂終於禁不住呻吟起到……窗外的雨聲越到越大……  驟然,江冷望來瞭胭脂身上還未褪絕的振邦留下的鞭痕,他1個寒戰,殷勤1下寒卻下到,渾身發軟,他1動不動的審視著胭脂裸露的身體,那上面,是另1個男人當著他的面,在這個他心愛的女人身上留下的傷痕,有繩索的痕跡,有牙齒的咬痕,有紫青的掐痕,有皮鞭的鞭痕,還有,男人侵略過的痕跡。江冷頹廢的退瞭開到,轉開頭。  胭脂從他的眼神裡知道瞭1切,寒風吹到,她渾身戰栗著。  江冷獨自坐在桌前,開始無聲的食飯,好象忽略瞭胭脂的存在。  胭脂被捆綁在柱子上,佈帶緊緊的勒入她的肌膚,聞著窗外纏綿的雨聲,她的思緒歸來瞭江南。               (閃歸)  江冷和胭脂的初識。  江冷在房間對胭脂表白愛憐。  胭脂不幸落進振邦的圈套,被捆綁在椅子上遭受凌虐,江冷救瞭她。  江冷向她索要跟心結。  桃花林裡,胭脂被吊在樹上遭毒打,幾乎是當著江冷的面,被振邦和他的兩個打手輪奸失往貞潔……  胭脂不敢再想下往瞭,她乞憐的看著江冷,指望江冷把她放下到,給她1個暖和的胸懷。  可是,她沒想來,江冷居然躺來床上,蒙頭大眠!  窗外忽然雷雨大做,電閃雷鳴。胭脂就這樣赤身裸體的被心愛的男人緊緊捆綁在柱子上,整整過瞭1夜,那是多麼漫長恐懼的1夜啊!胭脂的心傷透瞭,但她還是深深的愛著她的表少爺,她想,也許,天亮瞭,太陽出到瞭,1切就好瞭……               (十4)  幾天到,江冷全是那個樣子,他幾乎夜夜全要把胭脂捆綁起到,親吻、愛撫,還有粗暴的揉搓、啃咬。他甚至強迫胭脂用她的櫻桃小口……但是,他就是無法入進胭脂的身體。越是這樣,江冷就越是暴躁,經常是在他心灰意寒的時候,就1腳把胭脂踹來地上。可憐的胭脂就那樣被反綁著雙手雙腳,在冰寒的地上熬過痛苦的1夜。但是,她沒有1句怨言,她明白,是自己的不潔讓江冷蒙受瞭痛苦,什麼樣的折磨,什麼樣的摧毀,隻要是江冷賦予她的,她全無言的接受,甚至,他要她的生命……  這1天的黃昏,江冷驟然溫情的拉住胭脂的手。  江冷:胭脂,我明白,這幾天,讓你受苦瞭,你能見諒我嗎?  胭脂:別這麼講,是,是我不好……  江冷:胭脂,真的,見諒我,我是太愛你瞭,你望……  江冷拿出胭脂送給他的跟心結。  江冷:胭脂結。我向來帶在身邊的。  胭脂:(感激的1頭紮入江冷的懷裡)表少爺,冷,我不怪你,從到沒有,你怎麼對我,我全心依依不舍抓願意的……  江冷:(撫摸著胭脂的秀發)胭脂啊,胭脂……我們出往走走吧,我想來外面換換氣,這幾天我大概也是太憋悶瞭。  胭脂:好的,我往收拾1下,等我1下……  江冷看著胭脂歡天喜地奔往梳洗的背影,眼睛裡露出古怪的的表情……  胭脂梳洗好,盈盈的站在江冷的面前。江冷眼前1亮,宛然望來瞭江南水鄉那個初相識的輕靈的女子,顧盼流鶯,吳儂軟語,那雙清可見底的明眸,顯露著少女春天般明媚的眷戀……江冷不由抓住胭脂的手,癡瞭……  胭脂:冷……  江冷:(如夢初醒,溫和的眼神倏忽消逝,1絲寒意泛上)胭脂,同我走!               (十5)  1路上江冷全緊緊的抓著胭脂的手,宛然生怕她奔掉似的。他腳步很快,胭脂要時不時小奔才幹同上他。這不象是漫步,因為江冷象是有瞭目標,匆匆向鎮外的小山走往。  胭脂:(疑惑不解的)冷,我們要往哪?  江冷:山那邊,我明白1個好地方。  胭脂:翻過山,天就快黑瞭啊?  江冷:不怕,有我呢!  江冷不再講話,板著臉,加快瞭腳步。胭脂的心裡湧起1股不安。  翻過小山包,眼前赫然浮現瞭1片桃花林!時節的合系,桃花已經開始紛紛凋零,1陣風吹過,就是1片桃花雨。胭脂驚呆瞭!恐懼的陰影蒙上心頭!  胭脂:不!不!你為什麼帶我到這裡?  江冷:(自顧自的講)我們住的小巷從前有1個好聞的名字,就啼「桃花深處」。我想,這附近1定有1片桃林,果真,被我發覺瞭,桃花深處,桃花深處,桃花深處有什麼呢?(江冷驟然轉頭咄咄逼人的望著胭脂)我今天就想明白!  胭脂的手被江冷攥的生疼,她明白,1件讓她驚恐的事情就要發生瞭!  胭脂:冷!冷!不要啊,不要!你放開我!  江冷:你在求我嗎?那天,你也是這樣求振邦的嗎?  胭脂:(害怕萬分的在掙紮)不要啊,不要啊……  江冷:可他是怎麼做的呢?他放瞭你瞭嗎?沒有!任何1個男人這時候全是不會放開你的!你明白我們會怎麼做嗎?  胭脂:(望著江冷從腰間抽出早預備好的繩子)你,不能……  江冷:(近乎瘋狂的)我怎麼不能,他能我就不能嗎?他是少爺,我也是少爺!你熟悉這繩子嗎?對,這就是那天捆綁你的繩子,我向來好好的珍藏著,我明白,會用上的!  胭脂:(請求)冷,你瘋瞭嗎?我是胭脂啊!望望我,你望望我!  江冷:住嘴!臭丫頭,我是你的表少爺!  江冷毫不留情,1個耳光把胭脂打倒在地,踏上1隻腳!  江冷:(鳥瞰著胭脂)你本到就是我的,是我的,我要要歸我的東西,知道嗎?他怎麼搶走的,我今天要怎麼拿歸到!  不明白江冷哪裡到的那麼大的力氣,他1根麻繩從桃樹枝上甩過,另1根從胭脂的肩頭繞過,攬過雙臂,把胭脂的雙手反剪來背後,5花大綁起到。他捆的是那麼用力,麻繩深深的勒入胭脂的肉裡,滲出瞭血跡。胭脂疼的呻吟起到,這卻刺激瞭江冷的獸欲,他抓住胭脂的頭發,把她的頭狠狠朝樹上撞。  江冷:你為什麼不抵抗?為什麼?你很喜歡這樣是不是?那天在振邦的房間裡,你被捆綁在椅子上,你是不是就很喜歡?喜歡被男人捆綁?對瞭,你還應該喜歡被男人抽打是不是?喜歡皮鞭抽在你身上的清脆的聲音是不是?講!  胭脂:(哭泣著)不是的,不是的!我不要!不要!  江冷:不要?現在你講不要瞭?可是你為什麼把自己給瞭振邦那個混蛋?  胭脂:我沒有!沒有!我是,我是被迫的……  江冷:讓我望望你是怎麼被迫的?!  江冷用那根樹枝上的麻繩把胭脂的雙手縛住,他拽住繩子的另1頭,系在樹幹上,把胭脂剛好吊起,令她惟獨腳尖點地。  江冷:講啊,你是怎麼被迫的?是這樣嗎?還是這樣?  江冷抽出皮帶,劈頭蓋臉就是1頓鞭笞。胭脂被吊綁著,隻能扭動身體。她越是扭動,江冷越是狂暴,抽的越狠,很快,胭脂的衣服被抽的成瞭佈條,火辣辣的痛感1下下傳到,胭脂再也忍耐不住,大聲的尖啼著。在她痛苦的哀號聲中,江冷感來瞭身體發暖,有瞭沖動!  江冷:哈哈,對瞭,就是這樣,當時就是這樣吧?他,啊不,他們,還對你做瞭什麼啊?  胭脂:(衰弱的)江冷,你不要這樣,你是恨我,失往瞭幹凈的身子嗎?……  江冷:(咬牙切齒的)對!我恨!我恨振邦,我恨你,我更恨我自己!我也是個男人!我也可以這樣做的!我也可以的!  江冷1把扯往胭脂的褲子,把她的1條腿高高抬起,然後1手拽下自己的褲子,堅挺著刺向胭脂!  胭脂:啊……  江冷:啼啊,啼啊,我今天終於占瞭你的身子瞭!你終於是屬於我的瞭!啼我!啼我少爺!  胭脂:……少……爺……  江冷:哈哈哈哈……  江冷用力的撞擊著胭脂。  胭脂模模糊糊的望不清江冷的臉瞭,這究竟是誰?究竟是在哪裡?是江冷?還是振邦?這情景怎麼復浮現瞭?是不是復是1個噩夢啊?  江冷解開樹幹上的繩扣。胭脂1下子癱來在地上,片片花瓣落在她的身上。  江冷還不罷休,他把解下到的繩子勒過胭脂的嘴,繞過腦後,在脖子後打瞭個結,復交叉捆綁在胭脂的胸前,把胭脂的雙峰高高勒起,令她的頭不能動,口不能言!  江冷:跪下!  此時的胭脂已經陷進迷幻,她軟弱的聽從瞭。  江冷:(徐徐的講)我明白,你身上還有1片幹凈的處女地是不是?那天晚上在柴房你昏過往的時候我檢查過瞭,後到我想瞭很久,決定帶你走。胭脂,你要明白,沒有1個男人會心甜戀戀不舍願意的要1個破瞭身子,被別的男人用瞭的女子,即使有愛。胭脂,我是愛你的,我試圖忘掉那些畫面,可我做不來,我老是在夢裡望見你光著身子,1些望不清面孔的男人在捆綁你,幹你……我受不瞭!還是讓我來這個夢裡往吧,讓我到愛你1次吧,胭脂!我多指望歸來首先次見你的那天,那天,你是我夢裡的女神,我清純的胭脂……  胭脂模模糊糊聞來江冷的話語,感覺他漸漸向自己走到,她不曉為什麼都身開始顫抖!  江冷:(大啼)我到瞭!我才是你的首先個男人!  1陣巨痛從後身穿到,宛然1把利劍直刺心間!胭脂猛的抬起頭,麻繩勒住的嘴裡發出撕心裂肺的哀號……她汗如雨下,在碩大痛楚的1波波的沖擊下,昏迷瞭過往……  江冷:……啊……  當江冷離開胭脂的身體的時候,他也已經搖搖欲墜瞭,虛脫1樣靠坐在樹下,看著還在痛苦抽動的昏迷的胭脂,他流下瞭眼淚。  江冷:(喃喃自語)孤船蓑笠翁,獨釣冷江雪,也許,我的命運註定如此,胭脂,我是那麼的愛你啊……               (十6)  胭脂被寒風慢慢的吹醒。發覺自己還躺在滿地的桃花瓣上,月光透過樹枝照在她的身上。下身還傳到陣陣火燒1樣的痛楚,她的雙手已經被解開,麻繩象死蛇1樣纏繞在她的身上,1道道的傷痕在淒寒的月光下顯的摸目驚心。胭脂無心註重自己飽受蹂躪的身體,她不安的4處張看著。  胭脂:冷,你在哪?冷,你在哪裡……  沒有人歸答。宛然世界上所有的人全消逝瞭。胭脂顧不上遮掩自己赤裸的身子,爬起到,驟然,月光下,1樣東西赫然浮現在眼前……  胭脂:胭脂結!  起風瞭。  落紅飛舞,1個跪著的女人,緊緊抓著情人遺棄的信物,已經沒有瞭眼淚……               (十7)  江冷就這樣消逝瞭。象他驟然浮現的時候1樣,驟然就消逝瞭。  胭脂沒有往追尋他,她隻是把自己合在屋子裡,整天拿著胭脂結發呆。  胭脂:娘,你講這個結惟獨男人能解開嗎?你不是講,這個結解開的時候,愛就結束瞭嗎?可是我的胭脂結還沒有解開啊,沒有解開,那個男人就走瞭,我該怎麼辦?我到解嗎?  精致的胭脂結,紅絲繩纏繞成心狀,因為在編的時候擦瞭少許的桐油,所有的繩結全巧妙的躲在裡面,所以根本無法解開,這也是1個女人把都部的愛全系在瞭裡面,她多麼指望這個結永遙解不開,這份愛永遙不完結啊!  胭脂:(癡癡的)我明白,沒有人愛我瞭,沒有瞭,這個結1定有結法的,我明白!  驟然,胭脂大聲笑起到!  胭脂:我尋來瞭!我尋來瞭!胭脂結,我要解開你!  胭脂奔來灶邊,抽出著火的木柴,把胭脂結漸漸的放入火裡!1沾火,胭脂結「忽」的1下燃著瞭,漂亮的紅繩霎時化作段段灰燼!  胭脂:(露出淒美無望的笑臉)娘啊,我解開瞭那個結!  胭脂淒厲的聲音久久歸蕩著……               (十8)  小鎮上的人紛紛傳講著。  有人望見山那邊的桃花林裡,有1個身穿紅衣紅鞋的女子,身材裊娜,輕靈動人,美的象天上的仙女。她挈著1條長長的麻繩走入桃花林裡,就再也沒有出到……  有人講,這個女子自縊在桃樹上。  有人講,卻來處找不見她的屍身。  有人講,怕是桃花仙子顯靈瞭。  有人講,不過是1個被情所負的女子。  還有人講……  隻是誰全沒有見過她。  而且,再也不會見來她瞭。[ 本帖最後由 shinyuu一九八八 於  編輯 ]本帖最近評分記錄漫遊東方 金幣 +一0 轉貼分享造福大眾,論壇所有會員向您致敬!

相关推荐

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2020

日本午夜高清无码视频_人人天天夜夜曰狠狠狠狠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欧美

//